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方春复秋雨,城荒鸿渐去

作者:玖月之歌 来源:原创 时间:2014-07-01 阅读: 次 字体: 在线投稿

www.2709.com www.canalrojo.com

 

方春复秋雨,城荒鸿渐去
文  玖月之歌



      城里城外,注定倏成空花泡影。一笑间化作满纸戏说: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要冲进去,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

      素望如斯,方鸿渐当初万没有想到,无论是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他唯有囫囵的宿命。缘那围城之困,是每个时代不老的命题,其不朽之处在于,城里与城外风景并无二致,却总有不甘的心在躁动,终难幸免成灾。所谓的灾,不过是加诸人生艰涩迂折的一笔,毕竟大多时候,我们在城里城外之间的光景徘徊。

      墙上老钟依旧安步当车,纵然已物是人非,对它的格格不入却视若无睹。不由想起生性放浪的鲍小姐,转身便相忘江湖,音讯全无;自命清高的苏文纨,处心积虑,最后一败涂地乃至市井庸俗;青春纯真的唐晓芙,不设城府,方的百般痴情终无果;酝酿日久的孙柔嘉,婚前婚后的烟火,不免陷落茶米油盐的窠臼。四个方的生命里看似不合时宜,恰恰却为设围城而设的女子。而职场幸情场不幸如赵辛楣,在一些境遇下反照方的全盘“城荒”。一切啼笑,一切是非,唯有博得一滴泪,一声叹而已。

      方始终牵在一丝丝瓜葛中,纠缠不清。而方鸿渐最大的武器——避。对于苏文纨的暧昧与故作矜持,方唯恐避之不及。对于一心所爱幻灭,方依然选择远走三闾大学。对于方氏家族的陈腐落魄与孙柔嘉寸步不让的厌嫌,方自是斡旋不足而避退有余……一切似乎冥冥中昭示着一尺“围城”的终局,城里城外,是一场心力交瘁的必然。

      最初睡得脆薄,饥饿像镊子要镊破他的昏迷,他潜意识挡住它。渐渐这镊子松了、钝了,他的睡也坚实得镊不破了,没有梦,没有感觉,人生最原始的睡,同时也是死的样品。终成一具“死的样品”,方的劫余,恐怕便是墙上那从容不改的祖传老钟了。方自悲自伤的同时,又自笑自怨——只剩没有梦,没有感觉的混沌。正应了那“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要冲进去”围城之语?;蛐碜詈笪蘖拐?,围城之困不解,至少因为这是一道不可打破的屏隔,进与出,并不是随心所欲,亦左亦右的摇摆,或是情非得已。

      钱先生“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的调侃之笔,不免予人腔中满是积悃,亦不失为一仄明镜之感。在闲情闲致与家事国事力透纸背同时,方的无奈无辜呼之欲出,方在城里城外辗转中患失患得,发人深思之刻,身后的百般繁华喧嚣应声迭起……不能不说,一个人的围城,已不止于一个人的围城。

      围城的深意,岂是一言道尽其说?掩卷忍俊不禁之后,只见悲喜盛于薄薄一纸,所有歌哭,所有欢笑,老成而凝洗,笔墨哂讽与诙谐相弥,信手拈来亦不乏起伏,出其不意间予人一种无与伦比的掠影。

      方春复秋雨,城荒鸿渐去,城中的月色染了寒香,城外的月光较之分毫不逊——所谓围城,多不过两地彷徨,不惮白云苍狗,世事炎凉,每个人都守自己的城,不是只有城里城外之分,毋宁说,我们仍在两者进退之间……

      ——读《围城》手札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