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00254】时光之奢

作者:Seven Days 来源: 时间:2013-06-24 阅读: 次 字体: 在线投稿

www.2709.com www.canalrojo.com                                                



 


时光之奢

                                          文/Seven Days

   
  连知悉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为了什么都不能。很长一段时间就陷在这样一种混沌的状态里,时光一日一日走远,人却仿佛一直驻足原地不曾往前。
    
  看见“连翘”两个字的时候,就想到冬天去外婆家那段狭窄崎岖的山路,路边孤零零立着几丛连翘灌木,而那几枝早已落光绿色叶子、凋蔽鹅黄花瓣的枯干上,嵌着一颗颗独立着因为一整个秋季的暴晒而张开嘴巴的棕褐色连翘。

  记得还是读四五年级的时候,自己每个礼拜回家一次,总是要路过外婆家院子前边那个高坡以及不长的路。很多次都会例行公事一般去外婆家坐上个把小时,然后再一路下坡沿那蜿蜒的小路跑回家;更多次却是躲着外婆在窗边眺望的目光,悄悄溜走。
     
  小孩子跟老人总不会有很多共同话题,尤其那样一问一答的模式总容易让人避之唯恐不及,回家的自在就更加凸显而让人念念。

  那个时候从外婆家到自己家的路总不觉得有多长,而印象当中夏季秋季一边刨柴胡或者摘青翘一边往回走的日子,总是大晴天。密密的苍翠浓郁的知名的不知名的灌木遮掩下,长着柴胡的泥土总是松软潮湿的。

  之所以对柴胡这么情有独钟而不是黄芪或者其他药材,也不过是因为这样植物更常见而容易刨根还能卖个好价钱。相较于遇上黄芪那种根深而一拔即断十之有十都会一无所获的经历,挖到半截的柴胡根都是可喜的。柴胡根的味道,是那个时候自己特别喜欢的,而它开的花,也是那种细碎的不娇艳不浮夸的小黄花。

  后来到了初中,外公开的餐馆本来是小舅小妗子一起帮忙经营着,不知道因了什么缘故换成了母亲。冬天卖羊汤饼子炒菜,夏天卖啤酒凉拼面食,因着占据了各处村庄车来车往必经的交通要道,兼之那个时候运煤的大卡车司机确实多到泛滥,就算一个人一天只吃那一顿,生意也还算是不错的。

  说到母亲的手艺,表姐表妹一直赞不绝口说道着诸如“大姨,都是外婆生的,我妈怎么就做不出你这样的味道,我是你闺女就幸福死了”这一类的话,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但这样高超的厨艺自然不是一天就能蹴就的:母亲上边有两个哥哥,下边有两个妹妹,十四岁的时候就被外婆以自己怀病不能料理家务为由逼迫着辍了学,开始担负起一大家子的重担。洗衣做饭原先就一直是分内的事,但那之后便再不能有读书上学这样的念头。七个人的饭,玉米面窝窝头,或者土豆馍馍,总之那个时候白面还是稀罕东西,而白面其实和起来要比玉米面容易得多??上攵盖啄歉鍪焙蛴卸喽?。

  也是,这么多年做下来,熟能生巧这回事儿哪儿哪儿都适用。

  后来母亲自己开了小餐馆,也就是那段时间我学会了擀饺子皮、包饺子、切很细的土豆丝。但那个时候家乡的煤便不允许私自开采了,没煤可运车便少了,吃饭的人渐渐稀少;更可恶的是旁边还来了一家年轻小伙子开的“又一村”饭馆,最后两家相继关门大吉了。这说起来真是让人想哭又想笑。

  母亲之所以另立门户不是没有原因的:一来跟舅舅他们一块儿经营总不如自己来得自在,二来我们家三个孩子礼拜回家没人管也不是个办法。

  外公在母亲开了新餐馆之后不久患了心肌梗塞导致偏瘫,曾经掌勺经常带着一帮子年青儿们给各家喜事丧事办席做菜的人,一下子便失了矍铄的精神,行动不便甚至连基本的生活自理都不能。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得心疼人,现在想起来不论是母亲还是外婆,自己的父亲自己的丈夫突然这个样子,对女人来说简直就是半边天塌了下来,这样几近绝望的滋味,不知道有多不好受。

  外公是自己喝了农药去的。那个时候我、哥哥、表姐三个同是一个年级,周末放假一块回家,在村子里听跛脚婶婶说这件事的时候,完全不能相信。但事实就是事实,那时候我们傻兮兮的,竟然还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试想谁会拿人命开这样的玩笑。从我们村到外婆他们村的路上,三个人都有些沉默而又因为年幼显得不知所措。

  进了外婆家的院子,进门,漆红的棺木就那样搁在那里。三个孩子都有点儿发愣,边上好像是有大人使眼色,然后才听见了嘤嘤的哭声,接着自己也跟着把头埋得低低的,开始干嚎。真的是一滴眼泪也没有,但后来被别人劝着停下来看见表姐红红的眼眶时,心里才发了酸,觉得怅怅然。

  出陵的时候外婆撕心裂肺哭着叫外公的名字被人拉着拽着身子软得似乎没了一丝力气,这镜头一直像根刺一样深深扎在我心上,不敢看不敢想,不然便会一动就心疼。

  眼泪总归是奢侈的东西,多流几次也只是让自己多尝几遍它的咸涩。许是外公本身就是性子冷淡的人,为人严厉而沉默寡言,我总对他亲近不起来。隐约记得曾被他训斥过一次,究竟是什么事情早忘了个干净,但记仇的自己就这样连他去世都没有真正伤过心,或许这也不是什么理由。

  外婆对我在她所有外甥女儿中却是最为疼爱的。像所有疼爱自己的孙子孙女外甥外甥女儿的外婆一样,好东西会留到孩子们来的时候一一分给每个人,但总藏着最好的东西只留给一个人。这些年来高中念完念大学,在家的时间加起来就少得可怜,跟外婆一起待的时日更是屈指可数。

  上次去外婆家是去年暑假,只住了一个晚上。外婆的耳朵不再那么灵光,电视机总要放得很大声,跟她说话的时候要凑到她耳边提高一些声调。她的腿上不知是什么缘故起了大包,在膝盖偏下的地方,晚上也会疼得醒过来。

  在外婆家炕上抱着猫咪绣十字绣的时候,第一次感觉到猫咪的可爱之处。它习惯被人宠爱,依赖着人的同时,也让人觉得不那么孤单了啊。那样的温暖是一个人就算盖再多的棉被也不能得到的,是一个生命的热度,让长夜不那么漫漫墨黑而使人消散些一人一屋的孤独。

  第一次过年没在自己村子的家里过,小堂弟说的话“你们不在村里,这年也没了滋味”让人听着心酸又无奈。在餐馆打工的时候晚上能睡得特别安稳,累极而无暇思虑过多。但听哥哥们说道着回村里亲人们打牌闲聊拼酒这些琐碎的事情时,才知道其实自己也很想回去的。

  表妹打电话说外婆生日那天怎么样的时候是三月份,转眼外婆已经过了这古稀之年。那样利落的人也有些经不起岁月的雕琢,被日复一日的操劳磨落了牙齿花白了头发瘦了眼角眉梢。但日子不会快走也不会停留,如果不是自己没了生的念头,生命便没那么容易被带走。

  母亲上次说妹妹不在表姐的火锅店里帮忙了,换了新地方打工,每天晚上会回家住。其实我是很恋家的孩子,所以说实话心里很羡慕妹妹。但是人总归不能将眼光只停在小地方,外面太多的风光,现在不趁着青春挥霍一场,以后就只能是奢望。

  而事实是,年初该读初三却死活不肯继续念书的妹妹要走的将来的路,比自己要弯曲辛苦太多。左不过是打几年工到了合适的年龄找个家里不反对的人结婚生子,但这其中的各种委屈诸般艰难,总让挂念她的人不安而心生惶恐;何况要亲自经历这所有的小姑娘,得学会的,我总教不了她。。

  有时候会情不自禁想要回到过去,一如那句“如果未来不来,如果过去不去,如果现在不在。”如同呓语一般添了几分梦幻而显得愈加不真实。想回返,想停留,想疾走,都不得成行。早该晓得对于时光不可存一点点的奢念,这是徒劳。
   
  对于被寄予了太多希望的人来说,让人失望是件奢侈的事情?!?/span>
 
  这是奢侈的,而我现在甚至以后,时光还长却不够。它不允许,我也没有,这样奢侈的资本。但我不会永远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些东西,我总归是要得到而会得到的。 

  所以,这些都,不足为惧?! ?nbsp;  

  就算坐在高雅的咖啡馆里闲适地喝着咖啡是奢侈的,也不能打消我对它的向往;就算生活里太多东西是求而不能得的,也不能消磨人们为着与它们更近一步而不惜付出所有努力的决心。

  奢侈不能成为我们却步的理由,我喜欢我们为了某件事努力的样子。


个人信息:
作       者:杨静静
联系方式:18700803633
Q         Q:1530092570
通讯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陕西师范大学长安校区
邮       编:710000

个人简介
       想去更多地方经历更多事物,写山写水写心事,写人写物写感触。爱亲人,重友情,喜文字。大三在读学生,教书为梦想亦是计划中未来之路。


 
    标签:

    推荐阅读